分类目录: 随笔

突然脑袋发热所创作的东西~

随便唠唠所谓的“猿粪”吧!

如何理解这个“缘分”这个词呢?缘:千丝万缕存在的关系,或者是命运的丝线,存在偶然的关系,也可以“刻意”创造(那种狗血剧情当然现实中也可以“安排”);分:构成事物的不同的物质或因素,“分”按我简单的理解就是特有的属性或者认知概述,且这个分是可随时间变化或者是单方面可以变化的。那么“缘分”那我的理解就是时间和空间的交织点处,两个人相互了解和理解,并达到共同的认知和认同。

你说你相信“缘分”,我先前不认同所谓“缘分”,是因我不懂“缘分”真正的内在涵义,经过我细致查阅,并按照字面意思以我的理解,“缘”是天定的,“无缘不相逢”,“分”是努力得来的,有的“分”得来轻松容易,有的却异常艰辛,“分”掌握在自己手里,主动出击才能守住“缘”保住“分”。

有些人这一辈子不会有太多交集,而有些人没有刻意遇见,时常碰见也是匆匆一面,甚至来不及多说一句话,比如我在一次活动,某次聚会和某个人只是碰个杯,聊几句,彼此之间没有想法或者是进一步了解的目的,没有主观因素在驱使。


三十而立之年

其实这是一篇鸽了很久的博文,一直无从下笔,恰巧最近发麻的事情比较多,也是一个月底,遂来写写我的三十岁。

我可能不像别人那样一路顺风顺水,求学之路没人指引、没人依靠,大学自己找着去的,毕业后工作也是磕磕绊绊、跌跌撞撞的,我昨晚还跟一个刚认识不久的朋友在讨论我这磕绊的求学生涯和求职历程,一些对于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在我身上一般,好像目前所拥有的的一切都是自己的选择,无论是好的还是不好的。

成家?立业?我在这两项有所涉及也有所感触,成过家,虽然短暂,可对我的影响却不小。立业算是稳住半个脚跟,姑且算是吃穿不愁!


自建Rss订阅器

很早之前用过“ 鲜果 ”之后再也没有找到好用的Rss阅读器了,快消息和短视频的时代里,博客真的是个小小小众爱好了,一批批博客倒下,又有一批批的起来,不更新的依然没有更新,来来回回也就那些依然坚持着的博主。

演示地址:rss.yefengs.com

那天无意逛博客看到别人搭建了一个订阅系统,我于是好奇的研究了一下,名字叫“Lilina ”,项目已在Github上的开源的,不过已经9年多没有更新了,仅支持PHP 7.0以下(居然被我修复了[doge]测试没问题),无奈自己水平能力精力有限无法修补版本兼容上的问题,只是花了一些时间,修复了几个明显的Bug和汉化(主要任务),说起汉化,也不算太完全,官方后台仅有“English”,翻遍程序包,也没见语言翻译相关的文件,无奈何就从程序出发,自己纯手动看代码汉化,目前来说,那些不重要的就没有汉化。

夜枫的订阅器


生邑邑,若有所失

情理之中,也在意料之中,我也没什么优势和他们竞争,只是略微有点伤心罢了。听从于父母也是件好事,可以少走很多弯路,也对方的家庭来个知根知底,事先了解胜于亡羊补牢吧!并且父母考虑问题也会比较长远,我也理解也认同。

命运就是不会按着你想象的方向发展,总会跟你开玩笑,总会让你意想不到,总会把你打个措手不及,还来不及反应,眼前的美好和憧憬都消失殆尽。

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没有一路的顺风顺水,也没有一马平川的山路,总会有磕磕绊绊、跌跌撞撞、甚至是头破血流自身难保,这些难有体会的经历必定会影响到我的后半生,希望余生依然“精彩纷呈”。

说真的,失败的次数多了,信心也会消失殆尽,我在做选择的时候,选择也在考验着我,能不能做到坚持到底,能不能认真对待,能不能多花点心思。

或许我是真的怕了,害怕失败,害怕被拒绝。

有一千个放弃,就是一千零一个希望。

说放弃,我不会放弃……..


反个省,打点气

近几年觉得自己很不幸,几乎好的事情,都没有我的份,每一次机会都会差那么一丁点“完美”错过,但我绝不是一个悲观的人。

20:17

马上进入而立之年的我,似乎被定义的义务和责任,牢牢的吊在脖子之上,开始喘息,越发不安。返观这几年,走了太多的错路和弯路、甚至是死胡同,这些难得的经历亦然使我成熟了非常一大截,什么辛酸苦楚尝了个遍,好在爸妈都身体健康,无忧无患,只是在我的事情上操碎了心。


“因为我既不生活在过去,也不生活在未来,我只有现在,它才是我感兴趣的。如果你能永远停留在现在,那你将是最幸福的人。你会发现沙漠里有生命,发现天空中有星星,发现士兵们打仗是因为战争是人类生活的一部分。生活就是一个节日,是一场盛大的庆典,因为生活永远是,也仅仅是我们现在经历的这一刻。”

6月前

这个春节不简单

疫情来的太突然,没有任何防备,春节内的所有一切的计划全部暂停…….

知乎上有人列出了所有有关鼠年的大事件,也被说的神乎其乎似信非信,就说08年鼠年的事情,诸如“大地震”、“奥运会”、“4万亿的危机”一系列,甚至把历史上有关鼠年的大小事件列出来了….

确实,这次疫情来势迅猛,考验着民众,也考验着政府,在疫情刚出端倪,武汉市卫健委不当回事,制定了一些列的高标准确证条件,一些医院的院长医生多次上报武汉卫健委存在人传染的迹象,武汉卫健委依然发出通告说明不存在人传人的,紧接着武汉市召开两会,为了确保两会顺利召开,卫健委持续近一周不提及疫情相关内容,武汉市两会结束后接着又召开湖北省两会,又是一周时间,正因为错失两周的最佳控制时间,导致疫情扩散开来。下图是一张截止1月23日武汉疫情核心时间轴。


生活,本如球场

2019上半场结束了,几乎全是丢球。不想再吐槽各种不顺了不利索。 这不依然坚挺的走过来,依然可以继续走下去了。这半年也挺多感慨,发生了很多重要的事情多的我记不清了,还好记不清。 凡是过往,皆为序章。

2019年下半场刚刚开始,没有任何哨声,也没有什么裁判,只是栽跟头爬起和继续栽跟头继续爬起,但也绝不放过每一个进球的机会。

6,276℃

最近空落落的,什么想法行动都没有,状态异常安静,没有电话,没有信息,没有人找。明天是端午了,放什么假,多无趣,一个人过节非常的无聊。打算一个人出去转转,可以考虑下。下午去超市买点粽子,自己煮,自己吃,一个人的生活必少不了仪式感。

1年前

入手SONY A6500,半画幅相机中的悍马

不知什么时候,突然想买一款相机,记得13年的时候买了一款Canon 700D的入门单反相机,平时也不怎么用,最主要的还是我爸拿去拍了,单位里有好多照相机,有Canon的 5DIII、6D、5DsR,还有摄像机有Canon C300 以及超级豪华的SONY FS7摄像机,这些设备都是准专业级别的,自己也借出来玩了,最大的问题是不会用如此高端的设备,不会调参数,导致拍出的照片还不容手机拍的清晰。

和玩偶在一起来张合影

元日

爆竹声中一岁除,春风送暖入屠苏。
千门万户曈曈日,总把新桃换旧符。

元日 [宋] 王安石
1,540℃

2018糟糕之年

2018,估计是我有生以来最艰难的一年,还好,所有的痛苦和困难都挺过去了。

2018年,工作上没有任何起色,还是自身原因,并没有太多心思放在工作之上,当然,觉得不好了。

2018年11月初,房子合同签订了,也就意味成为房奴,至于房子什么样子,还么见过,19年中才能领钥匙,装修,装修也是一笔不小的费用,就每月仅剩的那点工资,估计又得整整吃给一年土,好在我没啥可担心的,没啥可怕的。

3,6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