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上半年我做了些什么?

似乎,细数上半年,风平浪静,平平无奇。

似乎,在我眼中的半年,除了工作,别无一二。

无外乎一件大事:昨天,逾期未交房的房子领到了钥匙,可提前装修。目前小区无法达到交房条件,按照交房条件,开发商依然逾期中,眼前仅仅提前装房。

4月、5月、6月,乃至7月,整个春夏季笼罩的疫情的阴影中,而浪山,无从起步。

和她关系似乎僵住了、停滞了、犹豫,踌躇不前,我一直在期待她突然有一天变得活跃,变得有趣起来,变得无话不说无话不聊,可是我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会不会有那么一天……或许她应该就是那样的人。

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路要走,弯路捷径也罢,经历了大部分人没法经历的经历,感受了大部分人无法体验的痛苦和悔恨,同时也禁锢了手脚和嘴,不在像当初那么异想天开,冲动且快乐。

生活啊,就是无限的重复,无限的循环,每天慵懒却又繁忙,慵懒到9点不起床上班,忙到加班至凌晨四五点无人问津。

工作,永远做不完,毕竟生活才是主角……


我来更新了

其实我一直惦记这事呢,还想着写篇大稿子,毕竟我的博客十周年了

唉……哎……真够懒的……

上周五腾讯云的客服打来电话,说网站底部的备案信息没有按要求标注,那天工作忙,后来把这事给忘记了,今天下午,腾讯云的客服又来电话了,这会想起来,要不改改?顺便水一篇?

努力和所有的付出的心血,终究会得到回报,只是时间的问题

工作是自己喜欢的内容,工作也比较努力,也得到领导的赏识,或许我是最幸运的那一个吧,工作认真干、踏实干,终究不错的。

最近一直在思考一些问题,以后这个社会会不会把我淘汰掉,十年一小变、二十年一大变,我从事的是传媒行业,就必须时时刻刻保持学习的态度,不断学习前言知识,如今我学习新知识感觉稍微有点力不从心了,我是不是就要退居二线,转管理岗,或者到别的岗位上,虽然我觉得杞人忧天,但不得不考虑。

决定好了更新博客,那就开始吧~~别再找借口了。

话说,我像学插画(工作需要,会画画就有可能会拿奖,评职称升级强换)。问:我这个年纪学画画还来得及吗(我爸我姐画画特一流,就我没有继承好)?


前半年我做了些什么?

终于可以缓口气了!

回头一看,我已经两季没有更新了,博客落了灰,放进了犄角旮旯的盒子里,等待我哪天重新打开。

一月、二月、三月、四月、五月、六月,现已是七月。

一月,天冷,下着雪,我烤着不怎么热的暖气,眼里的光熠熠生辉,心想着“今年的考试一定抓住!”。

二月,过年了,一样的平常无奇,少了昔日的热闹,我哄过的小孩子都长大了,当我叫他们名字是,他们满脸的羞涩,迟迟不肯应答我,可能我是叔叔,而不是小时候的不分辈分着叫我哥哥。

三月,记得家族里轮到我家过田畲了,一切按照青海的老传统,我爸、伯伯和哥哥们去杀猪,不一会儿,就把杀好的猪放小面包车后排拉回来,把扒了内脏的猪摆在堂屋的米柜前面,之后上了坟,分了肉,吃吃喝喝忙忙碌碌一天结束了。

四月,最主要的是单位发布了公开招聘公告,我知道的机会来了,上级领导也逐渐不怎么给我安排特别繁忙的工作了。

五月,下旬笔试,上班一遍摸鱼,一遍学习看书,每天睡到自然醒,慢悠起来洗漱,就去上班,月底参加笔试考试,最后的那个50分的“作文”真的难写,好在有所准备。

六月,依然是准备实操考试和面试,中旬是实操,内容是我的强项,幸好提前有所准备,唯独时间不够。月底面试,写的是专业技能,结果并不是,面试形式依然是“结构化”面试,幸好有所准备,虽然回答磕巴,没几分钟就出来了,感觉应该不会太差,如愿,确实不差。

七月,前两天体检完毕,体检应该不会有大的问题,体检完毕就把政审表填了,就等待结果了。

这半年,工作方面没有多大成绩,划水+摸鱼度过了半年,喜忧参半,平稳输出,出其不意吧?至于年前介绍的也走到头,不为同路人,不相为谋。三月底,同事介绍一个,慢热,慢热正在接触中,希望能走到最后,祝福我吧!

望,接下来的路好走些!


2021,平安喜乐

2020年极其不平凡的一年终于有个了结,就几句话做个总结吧!

2020年是我诸事不顺的一年,遗憾的几件大事呢,有考试没考好、相亲也没个合适的、房子没有交到手里。

2020年也是收获的一年,收获了平安、健康、和喜乐,家人安康幸福,工作顺利如意。


近事随想

近段时间并没有什么大的 事情,一直在调整自己的状态,可能是一些事情看明白了,想清楚了,有些事情并非如此,凡事都得辩证考虑,没有是非对错黑与白,万事万物都有存在的意义,看我这悟我都不信[手动狗头表情]

周三和一位老同事,也是我老师聊到这个职场的一些规则,就目前自己所在的身份,所处的岗位,可别越级,可别给领导、给自己挖坑,分清自己的职责范围,想想之前干过的事情,现在回想起来,我确实有些过分。

年底了,工作任务并不很繁重,想想自己目前的处境,着实不顺心不如意,如何该准备考试,如何治疗自己懒惰的习惯,如何安排晚上那空闲的宝贵时间,每天下班时候想想上午上班到现在,没有好好认真工作觉得心慌~

总感觉得工作上在划水,觉的越来越划的厉害了。


随便唠唠所谓的“猿粪”吧!

如何理解这个“缘分”这个词呢?缘:千丝万缕存在的关系,或者是命运的丝线,存在偶然的关系,也可以“刻意”创造(那种狗血剧情当然现实中也可以“安排”);分:构成事物的不同的物质或因素,“分”按我简单的理解就是特有的属性或者认知概述,且这个分是可随时间变化或者是单方面可以变化的。那么“缘分”那我的理解就是时间和空间的交织点处,两个人相互了解和理解,并达到共同的认知和认同。

你说你相信“缘分”,我先前不认同所谓“缘分”,是因我不懂“缘分”真正的内在涵义,经过我细致查阅,并按照字面意思以我的理解,“缘”是天定的,“无缘不相逢”,“分”是努力得来的,有的“分”得来轻松容易,有的却异常艰辛,“分”掌握在自己手里,主动出击才能守住“缘”保住“分”。

有些人这一辈子不会有太多交集,而有些人没有刻意遇见,时常碰见也是匆匆一面,甚至来不及多说一句话,比如我在一次活动,某次聚会和某个人只是碰个杯,聊几句,彼此之间没有想法或者是进一步了解的目的,没有主观因素在驱使。


近月二三事

说起运势,可能绝大部分人还是信奉这玄乎的东西,有人说,人生像一正弦曲线,有波峰,就有波谷。

近两三年我经历了绝望后的无望,无望后的无助,“上天”总喜欢和我开玩笑,玩笑有大有小,该经历的都经历了,该难过的难过了,无论是考试还是别的工作,我总是那么丁点运气,每次就是那么丁点。


三十而立之年

其实这是一篇鸽了很久的博文,一直无从下笔,恰巧最近发麻的事情比较多,也是一个月底,遂来写写我的三十岁。

我可能不像别人那样一路顺风顺水,求学之路没人指引、没人依靠,大学自己找着去的,毕业后工作也是磕磕绊绊、跌跌撞撞的,我昨晚还跟一个刚认识不久的朋友在讨论我这磕绊的求学生涯和求职历程,一些对于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在我身上一般,好像目前所拥有的的一切都是自己的选择,无论是好的还是不好的。

成家?立业?我在这两项有所涉及也有所感触,成过家,虽然短暂,可对我的影响却不小。立业算是稳住半个脚跟,姑且算是吃穿不愁!


自建Rss订阅器

很早之前用过“ 鲜果 ”之后再也没有找到好用的Rss阅读器了,快消息和短视频的时代里,博客真的是个小小小众爱好了,一批批博客倒下,又有一批批的起来,不更新的依然没有更新,来来回回也就那些依然坚持着的博主。

演示地址:rss.yefengs.com

那天无意逛博客看到别人搭建了一个订阅系统,我于是好奇的研究了一下,名字叫“Lilina ”,项目已在Github上的开源的,不过已经9年多没有更新了,仅支持PHP 7.0以下(居然被我修复了[doge]测试没问题),无奈自己水平能力精力有限无法修补版本兼容上的问题,只是花了一些时间,修复了几个明显的Bug和汉化(主要任务),说起汉化,也不算太完全,官方后台仅有“English”,翻遍程序包,也没见语言翻译相关的文件,无奈何就从程序出发,自己纯手动看代码汉化,目前来说,那些不重要的就没有汉化。

夜枫的订阅器


生邑邑,若有所失

情理之中,也在意料之中,我也没什么优势和他们竞争,只是略微有点伤心罢了。听从于父母也是件好事,可以少走很多弯路,也对方的家庭来个知根知底,事先了解胜于亡羊补牢吧!并且父母考虑问题也会比较长远,我也理解也认同。

命运就是不会按着你想象的方向发展,总会跟你开玩笑,总会让你意想不到,总会把你打个措手不及,还来不及反应,眼前的美好和憧憬都消失殆尽。

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没有一路的顺风顺水,也没有一马平川的山路,总会有磕磕绊绊、跌跌撞撞、甚至是头破血流自身难保,这些难有体会的经历必定会影响到我的后半生,希望余生依然“精彩纷呈”。

说真的,失败的次数多了,信心也会消失殆尽,我在做选择的时候,选择也在考验着我,能不能做到坚持到底,能不能认真对待,能不能多花点心思。

或许我是真的怕了,害怕失败,害怕被拒绝。

有一千个放弃,就是一千零一个希望。

说放弃,我不会放弃……..

4,865℃

反个省,打点气

近几年觉得自己很不幸,几乎好的事情,都没有我的份,每一次机会都会差那么一丁点“完美”错过,但我绝不是一个悲观的人。

马上进入而立之年的我,似乎被定义的义务和责任,牢牢的吊在脖子之上,开始喘息,越发不安。返观这几年,走了太多的错路和弯路、甚至是死胡同,这些难得的经历亦然使我成熟了非常一大截,什么辛酸苦楚尝了个遍,好在爸妈都身体健康,无忧无患,只是在我的事情上操碎了心。

4,903℃

“因为我既不生活在过去,也不生活在未来,我只有现在,它才是我感兴趣的。如果你能永远停留在现在,那你将是最幸福的人。你会发现沙漠里有生命,发现天空中有星星,发现士兵们打仗是因为战争是人类生活的一部分。生活就是一个节日,是一场盛大的庆典,因为生活永远是,也仅仅是我们现在经历的这一刻。”

2年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