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档如下

近月二三事

说起运势,可能绝大部分人还是信奉这玄乎的东西,有人说,人生像一正弦曲线,有波峰,就有波谷。

近两三年我经历了绝望后的无望,无望后的无助,“上天”总喜欢和我开玩笑,玩笑有大有小,该经历的都经历了,该难过的难过了,无论是考试还是别的工作,我总是那么丁点运气,每次就是那么丁点。